岁月作证 他们的人生与众不同

首页

2018-12-12

理发店陈设非常简陋,理发用的镜子,边框的油漆已经剥落得所剩无几,接待顾客的座椅也是几十年前的。

袁照炎16岁就被招工进大安区商业局所属的马冲口理发合作社,店面就是这28号房。

那时,这工种很受人尊重。

袁照炎说,工作几年后他就娶了邻居周万芳,小自己6岁的妹妹袁容英也嫁给了他的一位同事。

1958年10月,该合作社再次招工,周万芳和袁容英因为是家属被优先录用。 进合作社两年,我妻子和妹妹每月工资都只有15元,我是技工,有28元。

袁照炎回忆说,那时,他已经有了3个孩子,夫妻俩要养活一大家人,工作都认真。

干得不好或者被顾客投诉的,就要被罚去挑水。 挑水工不是技术工种,工作累,工资低。 袁照炎说,当年理发合作社店铺有60多平方米,从事理发工作的员工就有12人。

每天都有两个人专职从400多米外的水井中挑水。

上世纪80年代初,理发合作社经营开始困难,一些人相继离开,40岁出头的袁容英便和嫂嫂周万芳将其承包下来。

1993年合作社解散,袁容英和周万芳索性把这里承租下来。

她们哪里都不想去,在这里工作几十年了,有了感情。 袁照炎说,他退休前是妻子和妹妹的员工,退休后当妻子或妹妹有事耽搁时才来替补。 1995年,袁容英也领取了退休金,和周万芳一样舍不得手里的剃刀、剪子,姑嫂俩依然每天早上8时准时上班,傍晚6时打烊。

直到2016年重阳节前夕,袁容英因患严重的糖尿病被子女送到了养老公寓。 今年10月底,周万芳被查出患严重的肝病,住进了理发店旁边的市第二人民医院。 于是,就由袁照炎驻守理发店。 马冲口年长的人都认识袁照炎夫妻,他们也对老主顾的性格喜好了如指掌:老张喜欢在修面前,用热水烫过的毛巾捂捂;老李不喜欢电动剪刀,只能用手工剪和刀剃;老王在这里理了60年头发,就算去外地耍也要把头发留着,回马冲口找他们剪……说起这些,袁照炎老人如数家珍。 今年农历十月初三,是袁照炎84岁生日,几位老顾客还特意带着酒菜到理发店为他祝寿。

老主顾们不弃不离地照顾理发店的生意,既让袁照炎欣慰,也让他惆怅。

欣慰的是,多年的主顾关系一直延续着;惆怅的是,这些老主顾越来越少。

20多年来,理发店的铺面一直在萎缩,如今剩下不足10平方米。

没有顾客时,袁照炎就静坐在椅子上,默默注视着过往行人和车辆这已是他最爱欣赏的风景。

徐乐文愿老街永飘锅盔香在贡井老街新华街贵州庙的对面,有一排陈旧的串架木结构房,其中6号房引人注目,其门额上有一块百年老店徐锅盔匾额,大门左边斜挂着徐锅盔彩旗。 下午3点,记者来到此地,店主徐乐文正斜躺在椅子上,任由初冬的暖阳抚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