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开放促提质增效 以开放促竞合提高

首页

2018-10-08

今年的中美贸易博弈,被各方普遍与历史上的日美贸易摩擦相对比,希望从中借鉴经验、吸取教训。 曾经参与过20世纪90年代初日美贸易谈判的日方专家有个说法,日美贸易摩擦中日方财经团队在立足本国利益底线的基础上,也希望以外部压力来推动国内相关行业的改革开放。

这种思路在当下的金融环境中,也有参考意义。 因为改革需要自身的触动,开放也需要一些外部的压力。 在这一大背景下,我国全方位扩大开放的思路不变。 具体到行业,以开放促提质,以开放促行业竞争力的提升,这是行业面临的一次蜕变机遇。 2000年以来,国内期货市场完成了量的扩张的打基础阶段,开始面对质的提升的产业承载诉求。 在这样的新起点之上,推动扩大对外开放,以压力推动更高层次的竞争,可以实现行业整合与进一步的提质增效,最终全面提升国内期货行业的综合竞争力。 我们国家的对外开放,经历了早期的求仙人阶段,当时的三免两减之类的措施,是超国民待遇,更多体现求帮扶的心态。

后来又经历了门难进阶段,特殊领域和特殊利益有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心态。 因此,不同发展阶段的对外开放,与内外之间的实力差距所对应的底气强弱,有很大关系。

如果我们把对外开放当作寻求合作伙伴或者比赛的竞争对手来看,条件相当优势互补,自然最容易擦出火花。 以这个角度来衡量,目前我们期货行业发展条件下的扩大对外开放,时机也逐步成熟。

从交易规模量的扩张角度看,最近两年统计的全球交易所商品成交规模前四强中,中国就占了三强,还想怎样?从国内期货市场的品种体系完善角度看,包括原油期货在内的大宗商品我们已经补齐,部分独此一家的商品也顺利推出并实现平稳运行。 从国内自主品种的期现结合功能机制的探索角度看,包括黑色系和化工系重点品种的价格发现功能相对成熟,保值效能仍有待完善。 从衍生产品体系完善角度看,我们的场内期权市场推广从农产品开始向工业品延伸,场外期权的业务推广也初步成形。 从期货行业的业务限制松绑角度看,传统经纪业务、投资咨询业务、资产管理业务、风险管理业务都明确了资质准入,利于期货行业向风险管理运营商的综合能力提升转型。 从期货行业市场竞争梯队差异角度,资本实力、业务细分竞争、梯队深度等方面都开始分化,具有相对比较优势的一、二线梯队开始巩固。 期货行业、期货市场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需要探讨完善的争议点可能是公平与对等如何完善落实。

公平体现在负面清单准入和国民待遇的非歧视,公平也体现在对内开放和对外开放的协调,对等体现在开放步骤上,我们部分要素市场的定价机制等,会制约对等与公平的开放实施。

扩大对外开放,对行业的影响自然会体现在竞争能力的变化上,更直接的体现则是会促进行业一、二梯队的竞争整合。

行业领先的第一梯队在对外开放扩大后,会吸引强强配的国际资源,也会在对外交流合作增加的基础上形成优势更加稳固的领跑者。 行业第二梯队在产业优势培育和相对市场细分中也更容易形成国际系的阵营,开放资本的竞合引导下,第二梯队的行业整合力度会加大,综合实力的提升会更加明显。

相对受到冲击的可能在于第三梯队,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会面临更多挑战者,寻求对外合作的机会也需要比第二梯队更多的努力和利益让步。

行业竞争和对外开放带来的提质增效,与供给侧改革类似,往往是落后和淘汰类的低效产能退出,内外衔接相互促进的市场增量会有一定空间,增长极预计仍会集中在金融类衍生业务线条上,商品市场业务环节的马太效应会继续分化呈现。

提质增效的检验标准,是期货市场服务实体产业功能机制的进一步完善。

国内期货市场重点品种不但要在量上,而且要在定价效率上形成国际比较优势,在供应链或需求链的主区域上形成中国声音。

政策监管环节上,将归市场的还给市场,将归监管的强化本原,做好市场基础服务的系统运营商,利于在对外开放的大环境中更好地筑巢引凤,百家争鸣。

(倍特期货总经理刘国强)责任编辑:李靖琴。